欢迎来到春色吧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qingchun8.com。春色吧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哑石

摘要: 简介:哑石,1966年生,四川广安人,现在西南某高校供职。1990年开始诗歌创作,参与创办、编辑民间诗刊《诗

哑石 诗选 【不是制作】作者作品选

简介:哑石,1966年生,四川广安人,现在西南某高校供职。1990年开始诗歌创作,参与创办、编辑民间诗刊《诗镜》、《诗歌档案》等,参与策划、主持两届“衡山诗会”(20002010),曾获第4届刘丽安诗歌奖(2007)、首届华文青年诗人奖(2003)等。出版有诗集《哑石诗选》(2007,长江文艺出版社)、《雕虫》(2010,自印)、《丝绒地道》(不是出版基金)。




曲苑杂谈(节选)



3,困顿曲


今日,谁也无法控制,

岷山融雪清冽。但在这里,

金融活动频繁,张嘴辛湿雾气,

锦馆城天气,如此闷热了!

意识形态插线板,美人

瞳眸里闪亮的钨丝,与其

为余生保险,不如

替蛛网上小蠓虫无私、性急。

钝挫一下下,如此尔尔,

终南山多山洞,悬浮

列车在双轨制上无声疾驰,

虚无的舌头,预期

仍有热刺刺之电流海量交易

——今日,小小容身之地,

要你支付内存,刮除

青蛙舌苔……我把自己的

三张羞涩储蓄卡,直直清空!

落日,等着亲吻那一屁股

浑圆外债……接下去,

它准备在你尾椎上拧紧马达,

突突青烟中,嘻笑吧,

雪水涌进灯红酒绿的夜晚,

一寸寸摔打,黜聪明,堕肢体。




9,出塞曲


摇曳微光的黄昏,胫骨倦了。

威廉姆森,从新制度经济学白昼

抽回双手,学习此处微甜的绵。

整下午,锦馆城小白鱼,

跃出凉爽淡绿的水,探身溪畔

圆石,晒粉色鱼鳍。

其实,我也晒点什么,决不依靠

摊位,或市场回溯于制度:

天苍苍,野茫茫,暮色匝地的一刹,

我的身体,亮一匹火烷布!

下午,同威廉姆森握手时,你

惊异于自己竟然摸到了

蝾螈细足的铜锈——

现在,摇曳微光的黄昏,足跟倦了,

好身体,应被什么捏碎过,

但此刻,是霓虹,更是火烷布——

当然,集权不用解释什么。

亲爱的,我说睡会,就真裸着,睡了,

你,还要继续码字,还要

在一枝枝螺旋形火焰中,

亲吻那庙宇般隆起、充血的山峰!

注:奥利弗·威廉姆森,新制度经济学命名者,获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2010年7月2日,威廉姆森应邀莅临蓉城某经济论坛,并作有关中国经济问题的演讲。




5,沙弥入世曲


与其谈论未来,不如虹身,

不如胃口斑驳的借贷,款款而来

……经文执着甜蜜浮财,

不如佛学产业化。一级级果位,

拆迁名山庙宇为昂贵楼盘:

世间多事,天上就掉下

葱花馅饼,砸翻虚无磅礴的天才

——他脚下,浮云流连,

公权携一串鼻涕虫,却被踩扁。

我的幽默,你慢慢会懂,

甚至比我更懂。葱花只是调料,

重复的大白话,可用时局

汤汁,调制出舌尖上舞蹈的心花!

其间技艺,比春风拂过他

制服上忽闪的铜扣,多点朝霞——

白色借贷中,你多么特殊,

缘来,就有结实的未来,

虚无也来,双腿间夹枝电子喇叭。




8,中阴狂想曲


何必谈论思想?这么多酷吏、早春……

再加一滴朝露,往生,就圆满了。

呵,漫山野流氓,与死相押韵!

话语禁忌一角,阴茎上飞龙刺青另一角。

或者,试试经济方向如何?

试试割袍断义的芳香,又如何?

雨后春笋,看后生贷款千万

炒房。思乡,新坟脊上细密鱼鳞的激昂!




9,基本无事曲


淡定哥力擒晚霞,风水,调教

国企针尖攒动的举意……

向左,向右。向右?向左?

疯了谁都不能封脊柱之髓——

这,基本无事。即使明日凉今日,

贼纽约摸黑翻转成陕西,

或者,取道中庸者,舌吻七星蛇,

看上千人麋集街区,砸砸红色

Ma6,砸砸自家小枕头上

江山的好脾气……火药来炸厨房,

基本无事;火药是红皮白心

萝卜,是翠绿的莴苣,基本无事;

火药让活腻的鲫鱼在餐桌

高唱呼尔嗨哟,基本无事;

有人不吃鲫鱼吃露珠,基本无事,

在脊柱里,挖挖青苔也算;

吃露珠不如扮相酷酷,拾

官运手挥五弦、目送飞鸿的机遇。

老无所依者,极力扮演但丁,

滑稽笑星,却扮不了贝亚特丽齐:

觊觎即急雨,或不如不吃,

成就基本无事:你白,你太太白,

你太太太白……我突然有点黑,

背脊长出枯枝,找不着北,

我仍基本无事人?谁?谁劈开了

肚腹辛酸的爱?哎呀,CPI

抽象,红烧肉具体,以色列

太遥远,火器喷涌落霞孤鹜寄语。



10,恍然有悟曲


星空。簇簇明亮、温热的松针,

幽微处,光影有紧密的质地,

我有卷刃、融化的偏好。

别的事物,才是渗出白色雾气的缝隙。

多少次,哦,多少次,我们

谈诗,在金沙茶府,在清明的地下

当铺和昏暗历史感面前,

我们谈诗——隔着一地贞定的

鸡毛,朝对方,投掷翻涌蓝色轻烟的、

微型月亮!有好几次,配合

那条宽阔、神秘的河流,

你悄悄停顿,扮演儿童来回勾魂。

常常,市场缉私员会在此刻

现身流星,充当命运严苛的老师。

窗外天街上,始终有台机器,

嗡嗡震颤,无论是你,还是我,

都未看清过它,它的情欲、凛冽雾气,

还有坚定的、彩虹般的意志,

似乎只对我们隐形。是的,只有

这些就够了!谁也不能在

泥浆似的灯光中,提炼出坚韧的铀,

谁也没神圣理由,重新造人:

你我都有热乎乎的器官,一旦

敞现星空,都会额头明亮、枝条新颖!




-----------------------------

注:以上文字选自由“不是制作”2011年出品的 哑石《丝绒地道》一书,未经作者允许,不得随意使用。


出品人:周琦+锤子,更多原创作品诗集制作,敬请关注我们,微信号:不是制作 bushizhiz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