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春色吧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qingchun8.com。春色吧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作者:施红涛

摘要: 小立感觉自己学习状态一直不佳:记忆力不好,上课常无法集中精神,不开心,对数学理解吃力。经过几次肌动学的个案后,虽然情况慢慢改善,似乎一直没有明显提升。最近一次个案,才透露出他有“一只眼远视,另一只眼近视”。而这可能是抑制小立表现的原因所在。

肌动学:一只眼远视,一只眼近视——从视力到视觉、从生理到心理的历程

2016年9月开始,小立找施红涛用肌动学的方法调整学习状态至今,陆陆续续已经有6次了,和其他同期的孩子或多或少汇报着他们的变化相比,小立的表现总是不温不火。而且,他似乎不会笑,就没见他笑过。这是怎样的一个孩子呢?每次短暂的相处都仿佛感觉他生活在一个与人群隔绝的世界。

施红涛留意到他的眼睛,虽然检测显示小立的“优势眼”是左眼,但偏偏就是这只左眼,眼皮总是半低垂,目光仿佛不愿意接触人,询问之下得知,小立3岁的时候因为眼皮下垂的原因做过手术,理论上这个问题通过手术已经解决,为什么他的左眼仍然不可以正常张开呢?

2017年2月11日的调和当中,施红涛邀请他描述心目中的自我形象,在这项检测中,小立终于承认:他认为自己做过手术的眼睛不漂亮,心理上不愿意打开。

这一次的调和后两个月,小立再次出现时,眼皮已经不再耷拉下来了。不过,施红涛又留意到,检测站立时,他总要低下头,职业直觉——还是眼睛!这时,妈妈又报料了:小立有一只眼远视,另一只眼近视。——学习能力仍然有受限感,这个很可能是重要的根源呀!

施红涛马上检测他的双眼,发现触碰他的右眼时,他的左眼马上关闭,而触碰他的左眼时,他的右眼马上关闭——这说明,这两只眼虽然表面上都“睁着”,但在实际使用上,两只眼并不能配合,不仅不可以“双得益彰”,甚至可能是“南辕北辙”。

继续检测显示,当同时使用双眼,无论聚焦眼前还是远物,整个系统都处于“关机”状态。(这是肌动学的检测法,而如果只是通过普通目测,他的双眼似乎没有任何问题,你会认为他很“健全”)这样的生理状况,怎么可能支持到学习呢?因为学习,意味着要双眼同时聚焦于眼前的课本或者远处的黑板。

施红涛使用“视觉调和”法为小立做调整,仅仅十分钟之后,用视力表测试,小立看视力表看清楚的程度是多了一行更小的字体,而他自我感觉阅读书籍也比之前清晰了。检测显示,他的“一只远视”“一只近视”的眼睛,在同时工作时都能够配合工作了。

以下图片,小的那行字体,是小立在调和前书写的,从字体大小看来,明显和整个黑板的大小比例不协调;而调和后的书写,字体大小和间隔都明显有了提高。

读者可以重新回到第一张图片:基础脑模式优势图,显然,小立的“优势眼”是那只远视的眼睛,而人处于紧张危险的情况下(指心理感受),他的“优势眼”是不会用于“学习”而是用于“观察危险”的,那就意味着,长期以来,小立是依靠他那只“非优势”的近视眼左眼在看书学习,而同一时间,他的那只“优势眼”远视的左眼则用于观看外界尤其是远方的危险。这样的生理状态,怎么可能支持他有更好的学习能力呢?

而这种情况其实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它仅仅纯粹是生理因素还会有别的吗?鉴于小立的家庭,父母分居,按照他的说法,他常常想念“在远处”的爸爸。那么这种生理现象的背后,会不会还有“看不见”的心理因素呢?

议题明显显现:视力和视觉并不是同一回事。视力,更倾向于“生理”——它表明看见的能力;视觉,更倾向于“心理”——它表明不同个体在看见之后不同的感知觉察力。期待下一次的调和,小立可以为我们解答。

长按题目下方《一元空间》可关注本公众号   建议查阅历史消息以便了解肌动学